乾坤听书网
  1. 乾坤听书网
  2. 其他类型
  3. 你好,少将大人
  4. 番外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
设置

番外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(1 / 2)


最新网址:www.wx.l</p>海天之间,最先进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,最精准的中程巡航导弹在长空相遇,演绎着新时代的“盾和矛的”的故事。

幸运的是,最先进的“盾”,和最精准的“矛”,分属两方,因此它们最终能分出胜负。

华夏帝国的Q-19,作为最先进的“盾”,全数拦截了从浮出海面的潜艇里发射的中程巡航导弹。

何之初手里握着高倍望远镜,紧抿着凉薄的唇,看着晚霞满天的南海上空,那被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催开的烟火。

可是那烟火再亮眼,也没有他心中那女子的明眸璀璨。

他不由自主放平了高倍望远镜,看向远处那观景台上那个言笑盈盈的女子。

她穿着橄榄绿的女式少将军服,依偎在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身边。

两人都穿着军装,出奇的相配。

何之初的喉结滚动了一下,将胸口因为看见她而升起的层层叠叠的暖意,尽数咽了下去。

“既然她那么喜欢,那我再送她一份礼物。”何之初招了招手,让人把他之前碰巧遇到的两个人带了出来,“给那边军港的人送过去,找阴世雄,就说是老朋友向他问好。”

那两个被绑起来的人,正是昨天提前退场的乌拉·艾玛和山口美奈子。

……

顾念之和霍绍恒的婚礼结束之后,一行人去军港的餐厅吃婚礼大餐。

路近吃了几口,觉得没有路远和霍绍恒做的好吃。

而且他心里有事,又不想看见霍绍恒那眼角眉梢压抑不住的喜意,起身对旁边的路远说:“我吃饱了,出去走走。”

路远和宋锦宁知道他的心情。

最疼爱的女儿今天算是正式出嫁了,哪个父亲心里都不会好受,更何况路近这样的?

路远摆了摆手,“出去别走远了。这里虽然很安全,但你也别给念之找事儿。”

“切!”路近横了他一眼,“我什么时候找事儿了?我是她爸!而且我也是上将!”

他挺了挺胸口。

刚刚端着酒杯要来给他敬酒的霍冠辰见了,又悄没声息地退了回去。

得,这家伙今天心情不太好,霍冠辰打算不去刺激他了。

路近从餐厅里走了出去,漫无目的地在海边闲逛。

今天的天气很好,明月清辉,海风轻拂,路近停下脚步,看着如银盘似的月亮,叹了口气。

他低下头,划开手机,找出自己用重重密码藏在里面的一张照片。

那是一张他偷偷合成的照片,里面有年轻时候的他,还有秦素问,以及童年的顾念之。

像是一家三口的全家福。

手指在秦素问脸上摩挲着,路近喃喃地说:“……素问,我还是食言了,所以我为你做了一件事,我把何之初弄过来了。”

“他看见了念之的婚礼,应该会死心了。”

路近看了一会儿,突然发现有人给他打电话。

这是一个既熟悉的又陌生的号码。

路近接通了电话,“你现在在哪儿?”

何之初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,“我在海上,就不过去了。”

顿了一下,何之初说:“您能帮我做手术吗?”

“你想好了?”路近的脸色严肃起来,“剔除你大脑里关于念之的记忆,这个手术可不好做。我都不能保证能做好,而且就算能做好,你被剔除的记忆是不可逆的,你真的要这么做吗?”

何之初的手紧了紧,但还是点了点头,“嗯,我决定了。”

……

顾念之和霍绍恒去蜜月旅行了,路近和路远、宋锦宁一行人回到帝都。

路近每天的工作就是做实验,也没人管他。

这一天,路近的实验室里,来了一个英俊清隽的男子。

他躺在实验室的手术台上,潋滟的桃花眼里波澜不惊。

路近换好手术袍,走到手术台前,最后一次问他:“……你真的想好了吗?手术结束之后,你将永远不记得有过顾念之这个人。”

何之初闭了闭眼,眼角滚落两行晶莹的泪珠。

他想点头,说想好了,可是他的脑袋像是有了自主意识,拒绝点头。

他的语言功能好像也出现了障碍,无法说出“想好了”三个字。

路近等了一会儿,见他久久不说话,以为他默许了,正要打算开始手术,何之初却从手术台上坐了起来,说:“我不想做手术,您还是给我催眠吧。”

催眠之后,他会遗忘,但是那份记忆还是保留在他记忆深处,只是尘封起来了。

路近看了他一会儿,摇了摇头,“好吧,只要是你提议的,我都会答应你。”

何之初扯了扯嘴角,“您都会答应?如果我说我要带走念之……”

“你适可而止啊!”路近警告他,“你提条件的自由是有限度的,别以为这个世界上有绝对的不受约束的自由。”

何之初:“……”。

……

五年之后。

顾念之从议会上院下班回家,一个胖胖的四岁小男孩箭一般的扑过来,抱住她的腿,仰头看着她,软萌萌地说:“妈妈,我好想你!”

顾念之:“……妈妈早上才跟你说过再见。”

才八小时没见,至于这么谄媚?

“爸爸说,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。我跟你一天没见,就像过了三个秋天,我当然想你了!”

顾念之啼笑皆非地弯下腰,握住小男孩的手,点点他挺直的小鼻子,笑着说:“这么小就巧言令色,长大了还得了?”

“你说什么呢?!我外孙哪里巧言令色了?那叫能说会道我跟你讲!”路近从客厅走过来,没好气说道。

顾念之笑着将小男孩抱起来,故意撒娇:“爸,您现在只疼他,都不疼我了。”

小男孩忙说:“妈妈,他们不疼你,我疼你!”


设置
字体格式:
字体颜色:
字体大小:
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